<menuitem id="fp68p"><dfn id="fp68p"><menu id="fp68p"></menu></dfn></menuitem>

<bdo id="fp68p"></bdo>


<track id="fp68p"></track>
  • 銀行高管天價薪酬漲幅依舊 真實貢獻遭專家質疑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閱讀(945
    2012-04-16 09:17:13
      金融機構高管薪酬是個全球化的問題,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由金融業盲目創新導致,金融機構高管在危機前斂財頗巨,危機爆發后他們也沒有為此付出代價?! ≠Y本市場低迷,在實體經濟蕭條的鮮明對比之下,銀行業...

    銀行高管天價薪酬漲幅依舊真實貢獻遭專家質疑

      “金融機構高管薪酬是個全球化的問題,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由金融業盲目創新導致,金融機構高管在危機前斂財頗巨,危機爆發后他們也沒有為此付出代價。”

      資本市場低迷,在實體經濟蕭條的鮮明對比之下,銀行業的詭異繁榮成為眾矢之的。隨著2011年上市銀行年報披露,銀行高管薪酬再次暴露在公眾視線中,總體依然呈上漲之勢。在已披露年報中,中農工建交五大行行長稅前合計總薪酬均在100萬元上下浮動,副行長則均在百萬不到的水平。股份制銀行董事長或行長薪酬基本超過500萬元。

      2011年可說是中國銀行(3.04,-0.02,-0.65%)業又一個“豐收年”。12家上市銀行去年凈利潤總額已達8415億元,占A股目前已發布年報的1352家上市公司凈利潤總額的48.6%。高利潤配高薪看似沒錯,但各行行長的貢獻果真這么大,高薪就真的合理嗎?

      股份制商行生猛

      在已披露的上市銀行年報中,股份制商業銀行薪酬遙遙領先,深發展行長理查德2011年薪酬達869萬元,比2010年的554萬元上漲57%,問鼎薪酬冠軍。招行行長馬蔚華,2011年年薪為535萬元,與去年基本持平,排股份制銀行第二。民生銀行(6.36,-0.03,-0.47%)董事長董文標2011年取得516萬元薪酬,位居第三。浦發銀行(9.09,-0.05,-0.55%)(微博)高管在股份制商業銀行中薪酬排名最末,董事長和行長的薪酬均只有150萬元。

      與股份制商業銀行相比,中農工建交五大行行長稅前合計總薪酬均在100萬元上下浮動。農行行長薪酬漲幅最大,達25%,從2010年的85萬元漲至2011年的106萬元;工行董事長、行長薪水分別由2010年的95.9萬元、89.9萬元上漲至2011年的111.7萬元、102.8萬元,漲幅約在15%;建行行長薪酬略漲3%至100萬元;而交行董事長所得薪酬略升5%,從2010年的99萬元上漲至2011年的104萬元;中行董事長及行長薪水上漲5萬元左右,分別為106.25萬元和97.14萬元。

      一位資深銀行業內人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銀行人士的薪酬分為兩塊:基本薪酬和績效薪酬。高管年薪只反映了高管的基本薪酬,而績效薪酬基本可以占到基本薪酬的50%。而其他各種名目的獎項收入、年節費、公積金、企業年金等還尚未列入計算范圍。”

      這意味著,上市銀行高管的薪酬可能比年報披露的還要高。

      個人貢獻度遭疑

      從國際慣例來看,金融機構高管薪酬與企業利潤掛鉤,銀行等金融機構盈利能力高,服務質量好,高管多勞多得無可厚非。

      上海財經大學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微博)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國內銀行業照搬國際金融機構薪酬管理體系并不合適,國內銀行業有一定的特殊性,在政策上受到保護,獲得了高利潤,并非全靠銀行業高管經營努力得來。”

      從年報來看,2011年中國銀行業又迎“豐收年”。12家上市銀行去年凈利潤總額已達8415億元,占A股目前已發布年報的1352家上市公司凈利潤總額的48.6%。從凈利潤增長情況來看,12家上市銀行全部實現正增長,凈利潤增幅最低的中國銀行也有18.81%的漲幅,增幅最高的為深發展,達64.55%。

      銀行業的高利潤從何而來?根據銀監會公布的數據,商業銀行2011年的非利息收入占比19.3%,也就是說,銀行靠低息吸收存款,高息放出貸款獲得的收入,占銀行收入的八成以上。

      奚君羊指出:“目前,我國存貸款利差超過3%,遠遠高于西方國家的平均水平,如此高昂的利差不是市場公平競爭的產物,而是在行政力量干預下給予銀行的高額壟斷利潤。而且,銀行高管由中組部調任,有一定政府官員職能,因此高管薪酬只能與銀行部分利潤掛鉤,剔除政策傾斜因素,打個折扣。”

      薪酬應與風險掛鉤

      那么,高管薪酬除了與銀行利潤掛鉤外,還應該和什么掛鉤?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微博)向《國際金融報》記者提議:“銀行高管薪酬要與銀行未來風險掛鉤。”

      他分析,金融機構高管薪酬是個全球化的問題,2008年的金融危機是由金融業盲目創新導致,金融機構高管在危機前斂財頗巨,危機爆發后他們也沒有為此付出代價。若高管薪酬僅僅與績效掛鉤,那么容易出現道德風險,為了一己之私盲目擴張業務。

      “我贊成高薪,銀行是對人力資源有較高要求的行業,高薪可以留住人才,但高管薪酬體系需要重新設計,不能讓銀行家產生道德風險,其實可以降低基本薪酬占薪酬總額的比例,調高績效薪酬的比例,但績效薪酬要延后支付,比如等5年,該高管管理下的業務沒有產生大的風險才支付績效薪酬。”孫立堅提議。

      此外,銀行另一大利潤來源是手續費。建設銀行(4.74,0.00,0.00%)副行長龐秀生在業績報告會上就說,凈息差對利潤增加的貢獻只是一部分,還有三個要素不容忽視,特別是手續費和傭金收入的增長。

      而手續費和傭金收入對應的正是銀行收費名目繁多、標準不一的混亂狀況,并廣受消費者詬病。

      “銀行高管首先應該放更多精力提升銀行服務質量,理順收費制度,為老百姓降低時間、金錢成本。連服務都做不好又有何臉面拿高薪。”一位正在某銀行營業大廳排隊的陳女士向《國際金融報》記者說。陳女士的話反映了消費者對銀行服務水平的不滿。有業內人士提議,何不將高管薪酬與銀行服務滿意度掛鉤,這將促進銀行管理水平提升。

    延伸閱讀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 深圳市搜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2 www.laserchristmaslightsh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粵ICP備11064537號

    二維碼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无码日本AV一区二区三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