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fp68p"><dfn id="fp68p"><menu id="fp68p"></menu></dfn></menuitem>

<bdo id="fp68p"></bdo>


<track id="fp68p"></track>
  • BOSS直聘的“冰與火”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閱讀(936
    奇偶派
    2021-06-23 17:39:28
    BOSS直聘的“冰與火”
    \

    “找工作,我要跟老板談!”

    相信大家對BOSS直聘這句洗腦廣告語都不陌生。電視節目廣告、寫字樓的電梯間、地鐵站的展示牌,看到過大量BOSS直聘的廣告。

    一直以來,招聘都是不少公司發展的痛點。企業招工難、求職者找工作難、數據不匹配,招聘雙方長期處在難以協調對等的狀態。

    互聯網招聘的興起,為整個招聘行業帶來了一些新的思路。

    以綜合招聘為主的智聯招聘、前程無憂,以社交招聘為主的脈脈、LinkedIn,以在校生招聘的為主的實習生、應屆生求職網和以垂直招聘為主的獵聘、BOSS直聘,眾多招聘領域的創新方式逐漸打開了招聘市場的新局面。

    2020年6月11日,主打直聊的BOSS直聘登陸美股納斯達克,成為繼前程無憂、智聯招聘、獵聘后的第四家互聯網招聘上市公司。發行價19美元,前兩個交易日最大漲幅達到144.32%??偸兄颠_到185.68億美元。

    相比而言,2018年在港上市的獵聘,目前市值110億港元左右。而更早上市的前程無憂目前市值49億美元左右。BOSS直聘甫一上市,就將兩位前輩遠遠甩在身后。

    但是第三個交易日,BOSS直聘的股價迅速回落,收盤下跌5.01%,市值也縮水到152.46億美元。

    在線招聘行業回復效率低,流程長,招聘速度慢。行業中已有前程無憂,獵聘,智聯招聘等公司,剛上市股價上躥下跳的BOSS直聘,面臨著什么樣的“冰與火”現實?

    聊出來的新生意

    互聯網招聘企業一共經歷了4個時期。

    1994年到2008年,傳統招聘主導期;2009年到2016年,招聘轉型升級期;2017年到2019年,新型招聘爆發期;2020年以后,智能招聘起步期。

    1994年——2008年的傳統招聘時期,線下招聘和PC端是招聘行業的天下,綜合招聘的前程無憂,智聯招聘和中華英才網就是這個時期的產物。

    2009年——2016年為招聘轉型升級期,這個時間因為互聯網的不斷普及傳統招聘平臺謀求轉型。社交招聘、垂直招聘等新新的招聘模式開始嶄露頭角,獵聘,脈脈和BOSS直聘就在這個時間誕生了。

    2017年——2019年是新型招聘爆發期,因為抖音等算法的影響,招聘逐漸展露AI方向趨勢,眾多小程序AI招聘占領了市場。

    2020年受疫情影響,空中招聘會,視頻招聘,直播招聘,AI面試等招聘方式出現,招聘模式由簡歷海投模式轉為直聊匹配模式。

    BOSS直聘的創始人趙鵬,曾是智聯招聘的CEO。離開智聯招聘后,趙鵬先于2013年11月創辦了創新招聘平臺——看準網,以公司點評和招聘為主的招聘網站。

    但是在看準網的發展過程中,趙鵬發現以公司點評為主的互聯網招聘效率低下,并沒有完全擊中招聘網站的核心痛點。2014年7月趙鵬再次成立了新的招聘網站——BOSS直聘。

    BOSS直聘在招股說明書中是這樣描述自己的,一個促進老板和求職者之間即時直接對話的移動原生產品,提供精確的匹配結果,并由專有的人工智能算法和大數據洞察力提供支持。

    在2015年以往的招聘軟件中,公司通過簡歷數據進行人員篩選,除非是非常優秀的人才有權利挑選公司。但是,在BOSS直聘中公司可以主動聯系求職者,求職者也可以主動聯系公司,相比其他平臺,BOSS直聘效率更高,回復也更快。

    這也是BOSS直聘在移動端真正抓住的東西——“雙向匹配”。

    在直聊模式還沒出來的時候,互聯網招聘大多都采用搜索模式,門戶式搜索招聘在2015年占據了互聯網招聘的大半江山,在搜索簡歷庫模式下,互聯網招聘模式效率極其低下。

    然而在趙鵬的思考下,招聘并不是公司甲方的事情,而是婚戀一樣的雙向匹配,在公司挑選求職者的同時,求職者也在挑選公司。

    在BOSS直聘的設計下,簡歷的發送需要求職者的同意,求職者投簡歷也需要公司的同意。而企業在面試求職者的同時,求職者也在面試公司。

    趙鵬在推出直聊后發現,大量招聘公司開始模仿直聊模式,但是據趙鵬所說:“大量的招聘平臺根本聊不起來”。

    58同城、智聯招聘等產品先后上線直聊模式。但是這兩家公司根本的邏輯是賣簡歷賺錢,而聊天講究的是雙方同意,單方面賣簡歷和投簡歷就會在賣簡歷的過程中吃掉聊天這個環節。

    求職者如果投了簡歷就會認為自己在本公司的求職第一階段已經結束了,回去等消息就行,賣簡歷的銷售人員在銷售完簡歷后,也會對聊天不感興趣。而BOSS直聘在面試公司和簡歷讀取時各有一次交互,雙邊同意才能申請面試和求職,在這個申請上雙方可供聊天的次數就有所增加。

    直聊對招聘公司來說增加了交流機會,對求職者來說也可以進一步了解公司。同樣是互聯網招聘,賣簡歷和雙向匹配對公司和求職者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

    靠聊,BOSS直聘做出了和前輩們完全不一樣的招聘平臺。

    燒出來的無底洞?

    新穎的模式,吸引到了資本的追逐。

    騰訊、今日資本、高盛、COATUE等大投資機構紛紛下注BOSS直聘。隨之而來,公司的發展與擴張步伐不斷放大。但是,市場規模擴張的背后,BOSS直聘卻沒有展現出和前輩一樣的盈利能力。

    作為頭部品牌,BOSS直聘2021年一季度月活量在互聯網招聘中排名第一,在中國前五大招聘平臺增速最快,市場規模的加速也帶來了營銷費用的提高,2021年Q1的營銷費用相比2020年Q1營銷費用增長了2倍。

    BOSS直聘的招股說明書顯示2019年和2020年分別虧損5億和9.4億,目前仍處于虧損狀態。

    從營收規模上,BOSS直聘2019年,2020年的年報營收數據分別是9.98億元和19.44億元。而獵聘的營收數據是15.13億元和18.7億元。作為老牌互聯網招聘公司,前程無憂的營收數據2019年和2020年分別為36.89億元和40億元。創新性招聘平臺與老牌的綜合招聘平臺,營收數據相差甚遠。
     

    雖然營收上,BOSS直聘趕不上前輩,但是在營銷上卻絲毫不輸于前程無憂這些行業巨頭。BOSS直聘在營銷費用和代言人方面支出巨大。

    招股書顯示,2019年和2020年,BOSS直聘的營銷費用分別達到9.17億元和13.48億元,營銷費用要遠高于獵聘,僅次行業龍頭前程無憂。

    據BOSS直聘官方廣告顯示,BOSS直聘在營銷代言人上先后找來神奇女俠的女主——蓋爾·加朵和喜劇電影如日中天的沈騰來代言BOSS直聘APP。


    從2019年和2020年的營銷費用與營收占比的數據來看,BOSS直聘在2019年和2020年營銷投入占比分別為91%和69%。

    營銷投入占比收窄,并未帶來BOSS直聘的虧損縮小。瘋狂擴張的BOSS直聘在2019年和2020虧損合計14.4億。同期,獵聘和前程無憂都處于盈利狀態。


    雖然官方在財報中解釋BOSS直聘虧損嚴重的原因是在2019年和2020年都擁有巨額的股權激勵費用,但是同期的調整后凈虧損依然達到了4.68億元和2.85億元。

    BOSS直聘除了存在虧損問題,在產品方面盈利能力也較為單一。招股書顯示,BOSS直聘在營業收入中為企業提供在線招聘服務占營收的99%,其他收入僅占營收的1%。

    相比之下前程無憂在收入上更加多樣化。前程無憂在校園招聘,培訓,評估公司薪酬等方面占比達到41.79%。招聘業務起家的前程無憂,在多樣化戰略下已逐漸降低公司對招聘業務的依賴。

    資本逐利,但是并不代表資本的方向一定準確。從當前的現狀看,BOSS直聘并沒有展現出強勢的用戶增長與商業變現調和的模式。這或者正是考驗它未來成長的關鍵問題。

     

    想象力在哪兒?

    能夠打敗阿里的不一定是京東和拼多多,也可能是跨界而來的抖音!

    在抖音還沒出來之前,電商行業被認為今后的龍頭企業非阿里和京東莫屬,但是在2015年這個時間,同時出現了兩個互聯網的新物種——拼多多和抖音。

    拼多多利用自己的電商下沉市場和社交電商方式輕松超越電商行業龍頭淘寶,抖音更是利用流量優勢與算法在短視頻領域建立起了購物生態圈。

    彼時,BOSS直聘成立,更多將自身定位在為中小企業服務,在招聘算法上優化精準匹配的科技公司,這個模式類似抖音和拼多多的結合。

    據BOSS直聘財報統計,經驗證企業中有82.6%的企業是員工少于100人的企業,截至2021年3月31日已為1140家認證企業用戶和550萬家驗證企業提供服務。

    BOSS直聘財報中的用戶結構數據上,白領人數為1.79億人,占比為55%,藍領和大學生用戶分別占28.8%和16.2%,雖然BOSS直聘的用戶大量都是白領,但是對于白領市場的滲透率只有26.4%,仍有很大的增長空間。


    在BOSS直聘的付費端上,BOSS直聘的業務以向B端付費企業客戶提供在線招聘為主,同時以C端用戶的活躍用戶增長為企業提供增值服務。

    向現有付費客戶銷售招聘業務中,貢獻收入人民幣為5000元以下的比例為47.2%,關鍵客戶貢獻收入50000以上的占17%,中型客戶貢獻收入5000以上的占31.1%。

    BOSS直聘打造了一個用戶生態圈,以營銷為主加大求職者和企業入駐,隨著AI撮合效率的提升,企業用戶付費意愿更強,收入也自然水漲船高。

    BOSS直聘在創收方式上與前程無憂類似,只是在項目中免費的方式更多,比如BOSS直聘可以免費無限次發布職位招聘,收費方式也更為靈活,分為13888元,16888元和19888元三擋收費價格,而前程無憂則選擇買斷方式,一年會員19888元。

    除了直接買斷的招聘方式,BOSS直聘還推出了VIP賬號+牛人卡等模式,企業可根據需求選擇短期招聘服務和長期跟蹤式服務,而一個VIP的賬號價格在4000元左右不等。

    BOSS直聘目前處于商業化初期,與前程無憂相比商業化上還有巨大空間,向上可為關鍵客戶提供更多的定制服務,向下可以為中小企業開通更多優惠服務,也可以用相對靈活的招聘方式吸引更多企業。

    灰產之殤

    立足中小企業,給BOSS帶來了巨大的用戶與流量。同時,優劣公司魚龍混雜,也給BOSS直聘帶來了巨大的麻煩。

    平臺上的中小企業難監管,是BOSS招聘的重大隱患。

    此前,就有媒體報道,BOSS直聘平臺有人發布暗藏色情的招聘廣告。

    報道稱在杭州上海等地,多個崗位都存在色情招聘現象,此類信息都打著生活秘書,生活助理,董事長秘書等旗號,工作內容十分簡短模糊,而實際要求是應聘者提供“性”服務。

    這些面試地點一般都不是在正規的辦公場所,而是在酒店,私人別墅等地方。

    例如某家政公司就寫著招私人保姆,薪資在1.5萬左右,要求會做家務,外表漂亮,因為老板身份是影視圈老板,經常在家中宴請明星,對保姆有外貌要求。

    除了長期的私人保姆業務,還有一種更容易的助理工作,“短期商務助理”主要工作是跟著老板前往各地出差,照顧老板起居,長則一個月,短則一周競爭非常激烈。

    在招聘保姆的幌子下,招聘公司要求應聘者提供性服務,并開出每月1.6萬的包養費用。

    該職位經過媒體報道后,BOSS直聘第一時間關閉了招聘信息,事后BOSS回應稱,報道中涉事企業已封禁,相關崗位全部下崗,同時平臺已經展開相關排查。

    但是在官方的回復的留言中,大批網友卻紛紛質疑平臺監管力度,為什么別的招聘公司從未出現過這種情況等問題。

    除了招聘中的色情服務灰產,BOSS直聘在公司認證上也存在一些問題。

    知乎上大量網友反映,在看到一些公司發布的職位后,通過邀約面試發現發布公司和招聘平臺并不是一個公司,而大量虛假公司在網上告訴你在招員工,實際上到了公司和你聊合作,聊投資,并不是招員工的模式而是發展區域代理的形式,甚至有人投了發布虛假信息的公司后,公司直接跑路。

    在招聘內容審核方面,BOSS直聘一直不夠嚴謹,大量營銷費用的投入卻帶來了虛假招聘信息,雖然發布虛假信息的并不是BOSS直聘官方,但是作為有權力監管自己APP內部的平臺,應該杜絕虛假信息的發布與公告。

    BOSS直聘如果想做好中小企業服務,在對中小企業的虛假信息上還需要多下功夫。

    寫在最后

    成立7年來,BOSS直聘虧損不止。不過,領先的企業月活量、精準的雙向匹配度和更高的用戶留存度,讓人看到了它的商業模式潛力。

    但是,潛力之下的瘋狂擴張,終究要回到現實。有意收縮的營銷投入與營收占比,并沒有給BOSS直聘帶來虧損的縮小。這樣慘淡的現實,也讓市場對于它的持續價值存在糾結與分歧。前三日股價上躥下跳的表現,顯示出投資者對它的想象與猶疑。

    更為嚴峻的問題是,對于立足中小企業和普通求職者的BOSS直聘來說,時常出現的虛假招聘信息乃至違法信息,讓它作為招聘中介平臺的權威屬性一再遭遇挑戰。如果反復出現重大安全事件,最終平臺的品牌形象恐難以支撐起它更遠的夢想。

    當站在互聯網發展的時點來看,當前處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往智能時代轉換的時代大變革之中,互聯網的創新從模式創新往技術創新的路線演進。

    時代的車輪滾滾向前,BOSS直聘依賴模式創新積累下的優勢,或許還不足以讓它在面臨資本的烈火烹油與現實的慘淡冰冷夾擊之下,安然無恙。

     

    延伸閱讀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 深圳市搜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1 www.laserchristmaslightsh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粵ICP備11064537號

    二維碼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无码日本AV一区二区三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