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n63q"></tbody>

      <tbody id="en63q"><nobr id="en63q"></nobr></tbody>

        <track id="en63q"></track>
      1. <menuitem id="en63q"><optgroup id="en63q"></optgroup></menuitem>
            數十名銀行高管離職,他們都去了互聯網金融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閱讀(946
            來源:企鵝公眾號
            2016-07-05 09:57:42
            2016 年 6 月 16 日,百度宣布前光大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張旭陽正式加盟。從 2015 年 3 月到現在,從銀行離職的高管超過了 60 多名,每個月都有幾則消息傳出來。圖片設計:張悅中國的銀行們從來沒有...
            2016 年 6 月 16 日,百度宣布前光大銀行資產管理部總經理張旭陽正式加盟。

            從 2015 年 3 月到現在,從銀行離職的高管超過了 60 多名,每個月都有幾則消息傳出來。

            \

            圖片設計:張悅

            中國的銀行們從來沒有這么狼狽過。在離職潮的沖擊之下,銀行的高管荒已經出現。眼下,民生銀行已經沒有一名副行長了,華夏銀行還有兩名,但遠遠不夠,正打算火線再提拔兩名。" 我們急需副行長。" 一位銀行人士這樣說。聽起來像是玩笑,但其中甘苦,只有銀行人自己知道。

            這種情況是史無前例的,不僅在中國的銀行史上沒有出現過,在全球銀行史上也很罕見。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注意到,同期海外銀行業就相對穩定,沒有出現大規模的高管離職。他認為這只能是和國內特殊的銀行高管減薪有關。

            在 " 限薪令 " 實施一年后,五大國有銀行高管在 2015 年普遍降薪 4 成。其中,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的總薪酬從 113.2 萬元直降到 34.46 萬元,降幅接近 7 成。

            2015 年 3 月,詹偉堅向中國銀行提出辭呈。他可能沒有想到,他開啟了國內銀行史上一輪波瀾壯闊的高管離職潮。

            詹偉堅當時是中國銀行的信貸風險總監,他還有另一個為圈內人所津津樂道的身份,即中國上市銀行中薪資最高的高管。在 2013 年,他的年薪為人民幣 850 萬元,傲視群倫。

            但在兩個多月前的 2015 年 1 月 1 日,《中央管理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正式實施。按照這份文件的規定,央企高管年薪應限制在 60 萬元左右,國有銀行董事長、行長、監事長以及其他副職負責人的薪酬均按此標準執行。

            從理論上來說,詹偉堅不在 " 限薪令 " 的限制范圍之內,因為他是香港籍人士,其職位并非政府委任,而是市場聘用。但是,當中國銀行的行長一年的年薪才 60 萬元時,你作為一個部門總監好意思拿 800 多萬么?

            詹偉堅從來沒有透露過自己離職的真正原因,但業內人士普遍表示,薪水問題是主要原因,并認為這只是開始。他們沒有猜錯。

            \

            受 " 限薪令 " 沖擊的不僅僅是國有大行,地方銀行也沒能幸免。實際上,在中央文件出臺后,各個地方也先后出臺了各自的規定,地方銀行高管的薪酬也大幅降低。比如,北京銀行行長 2015 年的薪酬只有 46.8 萬元,而一年前的這個數字是 313.76 萬元,降幅約為 85%。

            人才流失的問題也正在引起傳統銀行業的重視。交通銀行董事長牛錫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交通銀行將會針對人才的流失進行薪酬的改革。他同時也指出:" 要想做大幅度的調整是比較困難的,但是內部結構性的調整還是可以做的。"

            什么是 " 內部結構性的調整 "?說白了就是拆東墻補西墻,因為銀行也沒有余糧。

            2011 年,時任民生銀行行長洪崎在一次論壇上說:" 我們有時候利潤太高了,都不好意思公布。" 在當時已經公布的 2010 年財報中,民生銀行的凈利潤同比增長了 58.81%,但 5 年之后的 2015 年,這一數字下降到了 3.51%。而在 16 家上市銀行中,這個數字還是相對很高的,幾大國有銀行的凈利率增長率普遍不到 1%。銀行 " 躺著掙錢 " 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了。

            伴隨著銀行盈利能力下降的,是不良貸款的上升。截至 2016 年一季度末,我國銀行業不良貸款余額達到 2.1 萬億,不良貸款率達到 2.04%,突破 2% 生死線。

            \

            受 " 限薪令 " 沖擊的不僅僅是國有大行,地方銀行也沒能幸免。實際上,在中央文件出臺后,各個地方也先后出臺了各自的規定,地方銀行高管的薪酬也大幅降低。比如,北京銀行行長 2015 年的薪酬只有 46.8 萬元,而一年前的這個數字是 313.76 萬元,降幅約為 85%。

            人才流失的問題也正在引起傳統銀行業的重視。交通銀行董事長牛錫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交通銀行將會針對人才的流失進行薪酬的改革。他同時也指出:" 要想做大幅度的調整是比較困難的,但是內部結構性的調整還是可以做的。"

            什么是 " 內部結構性的調整 "?說白了就是拆東墻補西墻,因為銀行也沒有余糧。

            2011 年,時任民生銀行行長洪崎在一次論壇上說:" 我們有時候利潤太高了,都不好意思公布。" 在當時已經公布的 2010 年財報中,民生銀行的凈利潤同比增長了 58.81%,但 5 年之后的 2015 年,這一數字下降到了 3.51%。而在 16 家上市銀行中,這個數字還是相對很高的,幾大國有銀行的凈利率增長率普遍不到 1%。銀行 " 躺著掙錢 " 的日子已經成為過去了。

            伴隨著銀行盈利能力下降的,是不良貸款的上升。截至 2016 年一季度末,我國銀行業不良貸款余額達到 2.1 萬億,不良貸款率達到 2.04%,突破 2% 生死線。

             

            延伸閱讀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 深圳市搜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1 www.laserchristmaslightsh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粵ICP備11064537號

            二維碼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无码日本AV一区二区三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