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n63q"></tbody>

      <tbody id="en63q"><nobr id="en63q"></nobr></tbody>

        <track id="en63q"></track>
      1. <menuitem id="en63q"><optgroup id="en63q"></optgroup></menuitem>
            運營商試水減員增效 廣東電信鼓勵員工自愿離職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閱讀(943
            21世紀經濟報道
            2016-06-23 10:48:41
            導讀  由于三家運營商4G競爭愈發激烈,且國家政策不斷要求運營商提速降費。運營商收入、利潤的持續縮水在所難免,減少用工數或許是節流的最佳途徑。即使最賺錢的省級運營商,也不得不開始減員增效。近日,中國...
            203e9e12da91a9e235e0877108c6f76d

            導讀

              由于三家運營商4G競爭愈發激烈,且國家政策不斷要求運營商“提速降費”。運營商收入、利潤的持續縮水在所難免,減少用工數或許是“節流”的最佳途徑。

            即使最賺錢的省級運營商,也不得不開始減員增效。

            近日,中國電信旗下最大省公司——廣東電信下發“有償解除勞動合同”相關文件,擬通過“員工自愿、協商一致”的方式,向部分工齡15年以上的員工支付一次性生活補助金,并有償協商解除勞動合同。

            一次性生活補助金以4000-5000元/年為基數,乘以工作年限之后再額外乘以調節系數,目前并不確定調節系數的具體數值。

            2015年,廣東電信年收入487億元,占中國電信總收入的16.7%。據悉,2015年廣東電信貢獻利潤約80-90億元,占中國電信總利潤超過40%,是中國電信最賺錢的省公司。此外,目前廣東電信在崗員工是超過4萬人,2015年中國電信股份有限公司總人數29萬人,廣東電信占比約13.7%,屬于用工大戶。

            廣東電信回應記者采訪時表示:“這是省公司剛剛制定的內部政策,并不確定會達到什么樣的效果。”此外,廣東電信并未透露本次“有償解除勞動合同”所涉及的員工規模以及預期的補償金額總量。

              人員冗余

            伴隨著行業收入下滑,困擾運營商的人力結構矛盾日益突出。一位資深中國電信人士向記者分析:“一方面,歷次重組改革之中背負的人員包袱導致了大量的人員冗余,而另一方面,公司里不干活的人太多,又導致了一些業務人員短缺的現象。”

            如果統計正式合同制員工、勞務派遣制員工,中國電信集團擁有超過60萬員工,而中國聯通集團、中國移動用工數也均超過50萬。但相比之下,全球最大的兩家運營商AT&T、Verizon分別擁有25萬員工、17.7萬人。2015年,AT&T、Verizon分別收入1468億美元、1316億美元,收入均超過國內三大運營商。AT&T、Verizon的勞動生產率約為國內運營商的5-6倍。

            在中國聯通,50歲以上員工占比已經達到11.52%,而中國電信部分省公司50歲以上員工占比已經達到14%。由于運營商員工的工作性質主要為前臺營銷、裝維支持,兩類崗位占運營商總崗位數超過90%,二者均需要較強的體力支撐,高齡占比較高的人力結構與業務屬性越來越不匹配。

            事實上,在本次廣東電信提出“有償解除勞動合同”之前,中國電信、中國聯通均已啟動了多種業務調整,以期優化人力結構。2013年初,中國電信試點“劃小合算單元”改革,要求各市縣以業務成立最小經營單元,部門成員打破現有職位,重新向經營單位競聘上崗,以期提高員工效率、積極性。同期,中國聯通也啟動“人崗匹配”政策,打破現有崗位分配制度,所有員工重新競品上崗,而崗位數規定少于員工總數,無崗位人士大多需要內退,或者被淘汰。此外,電信、聯通均有創業扶持政策鼓勵員工創業,而創業之前首先需要從當前崗位“自愿離職”。

            與此同時,電信行業進入天花板。2015年,三大運營商電信市場服務收入總計11126億元,同比2014年的11274億元下降了1.3%,這一下降比例與2014年持平。2013年之前,中國電信市場服務收入還保持著9%以上的增速,但如今已經連續兩年下滑。

            運營商利潤率也在持續下滑。由于三家運營商4G競爭愈發激烈,且國家政策不斷要求運營商“提速降費”。運營商收入、利潤的持續縮水在所難免,減少用工數或許是“節流”的最佳途徑。

              人力結構失衡

            當然,優化人員結構也是運營商業務模式調整的必然結果。

            目前,三家運營商均陸續將營銷工作轉移至10086、10000、10010在線服務平臺,并且開通了電子商城、微信平臺、企業APP等線上工具,運營商線下營業廳的業務量正在迅速下降。據記者了解,2015年,消費者通過天貓商城完成的話費充值總額已經高達2000億元,幾乎接近中國聯通的總收入。曾經占營業廳主體的話費業務已幾乎全部轉移至線上。

            “在北京,營業廳等線下重資產的運營成本,是人工成本的3倍。”一位北京移動人士透露:“北京移動平均勞動力成本約17萬元/人,但如果統計營業廳的租金、電費等,員工成本會上升到70萬元/人。”在北京、上海、廣州等一線城市,運營商營業廳數量一度高達數千家。

            2010年,北京移動員工總數接近1.2萬人。但伴隨著營業廳數量減少,目前,北京移動員工數約8000人,且下一步有可能減少至5000-6000人。

            同時,用戶增長速度放緩,但運營商對于增長數量的KPI并沒有相應縮減,甚至還有所上升,導致大量一線運營商員工普遍無法完成KPI要求。多位通信業知名人士最近曾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轉發了大量“運營商員工月薪只有幾百元”的工資短信、工資條等證據截圖,甚至部分員工已經接近2年未領過工資。這種低薪環境也導致了運營商員工的大批離職潮。

            2013年之前,運營商每年離職員工數不超過3000人,占員工總數比例不超過1%。但2014年,電信、移動主動離職員工均超過5000人。2015年,中國電信上市公司員工離職1萬人,占員工總數約3%。同時,中國移動離職員工1萬人,占員工總數約5%。

            最理想的情況是減少長期不到崗的人員,并且提升優秀業務人員的激勵措施,但事實是,離職的大多是一線人員以及評價頗高的高管,中國移動離職人員就包括通信研究院院長黃曉慶、香港公司董事長林正輝、終端公司總經理何寧、市場部副總經理徐剛等多位高管。

            需要指出,這些統計僅包含正式合同制員工,大量從事營銷業務、裝維業務的一線勞務派遣制員工、外包工的離職率超過30%。2015年,為了補充迅速流失的業務員,中國移動一舉招聘了3萬人,接近2012-2014年之和。

            一位中國電信集團人士表示:“這也是最讓人擔心的,工作效率高、有活力的業務人員往往是最先離職的,而工作效率低,甚至不干活的人,往往是扎根最深的。該走的裁不掉,該留的又留不住。”廣東電信是否能打破這一僵局,還需拭目以待。

            延伸閱讀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 深圳市搜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1 www.laserchristmaslightsh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粵ICP備11064537號

            二維碼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无码日本AV一区二区三区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