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en63q"></tbody>

      <tbody id="en63q"><nobr id="en63q"></nobr></tbody>

        <track id="en63q"></track>
      1. <menuitem id="en63q"><optgroup id="en63q"></optgroup></menuitem>
            員工突患白血病 達芬奇家居否認與工作環境有關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閱讀(944
            羊城晚報
            2014-05-15 10:19:32
            一個掛衣架能賣60萬救命35萬他們不愿出達芬奇家居一女員工突患白血病陷困境;達芬奇一邊否認與工作環境有關,一邊阻撓空氣質量檢測5月12日19時許,一名焦慮的中年男子不斷地看著白云機場到達班機顯示屏,他在等著...

            “一個掛衣架能賣60萬救命35萬他們不愿出”

            “達芬奇家居”一女員工突患白血病陷困境;達芬奇一邊否認與工作環境有關,一邊阻撓空氣質量檢測

            5月12日19時許,一名焦慮的中年男子不斷地看著白云機場到達班機顯示屏,他在等著一架從昆明飛往廣州的航班,上面搭載著一份救他女兒命的配型骨髓,當天晚上就在中大三院嶺南醫院做換髓手術。

            該男子稱,22歲的女兒譚如仙是以高端聞名的“達芬奇家居”的員工,半年前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M5)。譚稱女兒一向身體健康,除了在達芬奇工作時,因展廳裝修接觸過苯、甲醛等有機污染物,再找不出其他的致病原因。譚父稱,此前的治療已將全家拖垮,5月12日進行骨髓移植手術,但35萬元的手術費目前僅籌集到一半錢,“沒辦法,只能邊手術邊籌款,也許剛做完手術就被趕出去了”。

            “一個掛衣架能賣60萬元,救命的35萬元他們卻一分不出。” 譚的律師肖吾松稱“達芬奇”冷漠對待員工。

            曾在三年前,因央視曝光“造假門”而名噪一時的“達芬奇家居”,此次堅決否認員工患病與工作環境相關,并稱已為其捐款3萬元。

            天降絕癥

            天河岑村新南街的一間出租屋里,羊城晚報記者見到了自稱是“達芬奇病人”的譚如仙,雖然剃了頭發戴著口罩,但目光清澈,不時微笑,在父母和男友面前總是一副堅強樂觀的樣子。

            22歲的譚如仙是一個山區里走出的孩子,廣西賀州的老家甚至還沒有通車。2009年,譚如仙從梧州畢業,跟隨父母來到廣東,一邊打工,一邊在夜校學習。2013年3月,譚如仙到達芬奇應聘“展廳文秘”一職,簽署了兩年的勞動合同。接下來的一整天,譚如仙就在展廳里“照看”家具,賺取每月3000元的工資。

            可是,僅僅工作了半年,譚如仙的身體狀況越來越差。工作的時間里,她每一天都感到非常疲倦,趴在桌上、站在公交車上就能莫名其妙地睡著。由于初來乍到,譚如仙自以為是水土不服,加之天氣日益炎熱,她只從公司領取了免費的降火藥,依然每天奔波在出租房和高檔展廳之間。

            2013年11月23日,譚如仙第一次為此事去醫院,在廣州市第十二人民醫院掛了急診。血常規檢查結果顯示,血小板低到16×10E9/L,白細胞卻高達79.23×10E9/L。在醫生和男朋友的強烈要求下,譚如仙終于答應住院治療。

            第二天,骨髓穿刺術的結果出來了,譚如仙被確診為急性髓系白血病(M5)。其后,她轉入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血液科。每月一次的化療剃去了她烏黑的長發,病菌的感染又會加重她的病情,譚如仙終日戴著口罩,多說幾句,就要疲憊地靠著沙發休息片刻。

            患病之謎

            譚如仙究竟為什么會得這種病?

            譚如仙稱,家中從沒有遺傳史,之前從事的也大多是文職工作,居住地近期也未裝修過……家人把懷疑的目光投向了剛剛裝修的達芬奇家居的展廳。

            達芬奇是國內最具影響力的高端家居品牌之一,價格昂貴,宣傳資料突出“意大利進口”、“高品質原料”。然而,2011年央視曝光達芬奇家居造假,產品為“假進口”,甚至不合格,讓達芬奇的名字一夜間為國人所知。達芬奇多次反擊,多名國外廠家也應邀前來作證。此番風波,讓達芬奇家居經營大受打擊,但其廣州公司卻繼續經營,并于次年新開一家“廣州旗艦店”,也就是譚如仙工作的門店。

            譚如仙所做的“展秘”工作,負責在客人參觀過后,按照設計師的要求,把家具、飾品恢復原狀,因此每天都只能留在展廳里。銷售人員則在門口準備接待客人。譚如仙說,自從來到達芬奇工作,就已經感受到了家具濃烈的氣味,不久后便出現扁桃體發炎等癥狀,裝修之后氣味更重。第一次發現身體異樣,是去年10月份,展廳剛剛裝修不久。譚如仙告訴記者,在那段時間里,展廳內的氣味很刺鼻,很多同事都覺得身體不適,頭暈疲憊。

            記者以客戶身份走訪了譚如仙此前工作的展廳。與其他賣場不同的是,該展廳為封閉式,與商場內的其他空間以玻璃阻隔。記者現場感覺空氣確有不暢,并有較濃氣味。

            達芬奇的銷售員雷小姐說:“我們有時候也要出來透透氣,不舒服。顧客只進來一會兒都會有意見,而我們要整天待在這里。”雷小姐認為,空氣不好的原因是整個大廈的中央空調沒開。

            曾經在達芬奇工作的羅女士告訴記者,為了吸引客戶、迎接展會,展廳幾乎每個季度都會進行裝修或調整。裝修過后氣味很重,雖然不會帶領客人參觀,但員工要正常上班。譚如仙的事情發生不久之后,一向謹慎的羅女士向達芬奇遞交了辭呈,“雖然不知道是不是有這么嚴重的影響,但我也害怕。”

            記者向專家求證了解到,“氣味刺鼻并不一定意味著污染超標”,且達芬奇涉事展廳至今只有譚如仙一名員工反映患上白血病,譚在該展廳工作7個月,而工作幾年的老員工都沒發現有事。

            申請工傷

            事發之后,譚父試圖與達芬奇方面交涉。從去年12月開始,五個月的時間里,達芬奇除正常發放工資和員工捐款外,行政管理人員每次給出的回復都是——“已經向上級匯報,還沒答復。”

            譚如仙的律師肖吾松告訴記者,譚如仙已辦理五險一金,又在工作中獲病,最好的方式莫過于申請工傷醫療費,這樣公司也不必出錢。但申請工傷醫療費的程序漫長而復雜:首先需要請一個有資質的中介機構對達芬奇賣場進行空氣污染程度鑒定,依據此報告到職業病防治醫院進行職業病鑒定,鑒定過后再到勞動局申請工傷認定、勞動能力等級鑒定等。這時,才可向工傷基金申請工傷醫療費。

            “這套程序走下來,至少要到明年。更重要的是,如果認為為工傷,就間接說明達芬奇的家具有問題。所以,雖然不用他們出錢,但他們根本不配合!”肖吾松說。

            檢測沖突

            4月28日14時30分, “達芬奇家居”廣州旗艦店的展廳迎來了一批“不速之客”。譚父及律師帶著兩專業人員稱要進行空氣質量檢測。

            當天的“突擊檢測”中,檢測儀器需要使用電源插口,銷售員始終擋在插口前,并稱:“我們也希望檢測一下自己工作環境的空氣到底怎么樣,但是作為工作人員,我們沒有接到通知,請聯系我們的上級領導。”雙方的爭執持續了一個多小時,該店的店長、行政管理人員卻始終沒有露面。一向忠厚老實的譚父爭論不過店員,情急之下,撥打了110報警電話。民警表示此事不屬公安管理范圍,不予干涉。

            但在警察上門的慌亂之中,檢測人員急忙插上電源,用十分鐘抽取了樣本并進行分析。檢測結果顯示,展廳內苯、甲醛的含量均未超標。檢測人員稱,正規的空氣質量檢測需要完全封閉八小時后進行,期間不允許有他人進入。而達芬奇方面的不配合,讓這個檢測難以完整、正規地進行。

            走出展廳,譚父的眼淚一下子就涌出來了,他還在中山打工,律師聯系好了專業檢測人員后,他專程請假過來,認為這次是讓達芬奇為女兒生病負責的最好機會。

            回應

            達芬奇:發動員工,募集捐款

            “一個掛衣架能賣60萬元,救命的35萬元他們卻一分不出。” 律師肖吾松指著展廳的一個衣架,稱達芬奇的冷漠讓他十份痛心,也十份無助。“鑒定完了,工傷基金會出錢,不用他們出錢,可是現在連檢測都不讓我們做。”

            4月28日的檢測沖突中,激憤之下的譚父曾打電話讓正在蘿崗養病等待治療的女兒趕來達芬奇門店,“治不了病,就死在達芬奇!”

            達芬奇董事黃志新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不能證明譚如仙的病情跟達芬奇有關聯,且白血病是否與家具、裝修有關也沒有相應的證明。但出于人道主義考慮,公司發動員工為譚募集到3萬元捐款,在譚生病之后,工資、各項保險等公司依然照付。“父母急需這筆錢來救孩子的命,公司也予以理解,但是一切應當按照法定程序辦事,找相應的政府部門申請。譚家通過律師、媒體等給公司施加壓力的行為在公司內部造成了不良影響,本預備發動的第二次捐款也因此取消。”黃志新說。

            聲音

            譚如仙:等我病好,還要上學

            病中的譚如仙還不完全知道家里交涉的情況,此前跟記者交談時,她用了很大篇幅來感恩:感恩捐款的同事,感恩奔波的家人,感恩病中不離不棄并傾囊相助的男友。

            生病之前,譚如仙曾在夜校學習了一年。為了給女兒治病,譚父想要把剩余兩年的學費退回來。譚如仙卻堅決反對:“等我病好了,我還要上學的。”


            延伸閱讀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版權所有 深圳市搜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08-2021 www.laserchristmaslightsh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粵ICP備11064537號

            二維碼

            掃碼關注微信公眾號

            无码日本AV一区二区三区不卡